s
企业文化

经济杂志:解读日本家族企业文化的是非功过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8-04 15:29

  2005年6月,63岁的渡边捷昭将升任丰田汽车公司总经理,丰田家族48岁的丰田章男将由专务董事升任副总经理,虽然丰田家族的人离总经理只有一步之遥了,不少日本人还是觉得丰田汽车大权落入旁系,心里不是滋味。

  在过去10年,丰田章一郎把大权交给奥田硕后,奥田接着把权力交给了现任总经理张富士夫,本指望张把大权奉还给丰田家族,但毕竟丰田章男还太年轻,只好让渡边捡了个便宜。

  不过下一任让丰田章男出来做总经理似乎已经板上钉钉,这让丰田家族松了一口气,也让传统的日本人在心理不那么舒坦的时候,看到了一点希望。

  1924年,丰田佐吉发明“丰田纺织机”,1937年丰田喜一郎投资1200万日元成立了丰田自动车工业株式会社,此后丰田汽车公司一直是丰田家族的。现在公司的资本金早已超过3970亿日元,包括子公司在内的销售额已经高达17.2947万亿日元,丰田家族所占有的公司股份不过只有几个百分点,但这依然是丰田家族的企业,应该由丰田家族的人来当首领,这一想法深深地扎在日本人的心中。

  在不远的将来,把总经理的位子让给丰田章男,这不仅是今年6月以后才能当上总经理的渡边捷昭心里早就盘算好的,也是日本人衷心希望的。这和丰田家族所占有的股份数量没有太大的关系,也和企业国际化没有太多的关联,日本人就是这么想问题,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你看:丰田汽车没有因为是家族经营就在日本泡沫经济时栽了跟头,一路凯歌般地走了过来,而且相信他们能永远这么走下去。世界在变,丰田以不变对万变,在证券公司工作的汽车评论家远藤功治说:“把握不好方向盘,公司职员对丰田家族的看法最终会变的。”但目前丰田还不信评论家说的话。

  日本社会对企业创业者、创业者家族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忠实于创业者或者是他们的家族成员,是对企业忠诚的一个最基本的表现。

  现在丰田章一郎已经80岁高龄,老先生依然神采奕奕,时时对公司的经营发出最高指示,做出最高判断。日本人觉得这非常合情合理。

  东京,72岁的奥田硕董事长,主要从事财界的工作。奥田兼任着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会长的职务,或者用日本人爱说的一个词,他是日本经济界的“总理”。2006年,奥田才会从经团联会长的职务上退下。

  名古屋,68岁的张富士夫总经理,负责丰田公司的日常业务。今年6月以后,将由渡边捷昭接替他的总经理职务,那以后张是公司的副董事长。通常日本企业是不设副董事长的,但现在丰田公司、日本社会还很需要张继续发挥领导才能,所以特设了这个职务。张现在兼任着经团联的副会长,在协同奥田工作。奥田淡出后,张升任经团联会长的职务不是没有可能。日本很需要有这样一个大企业的总经理来出面维持整个经济活动的秩序。

  爱知县,丰田章一郎名誉董事长,在丰田大本营掌管丰田公司的干部人事调动,负责公司的对外战略。

  奥田、张、丰田章一郎在三个地方,从三个角度构成了丰田公司的最高权力机关。重要事项由他们三人决定,只有在特别情况下,才会让两名副总经理出席他们的会议,而通常是由他们三人委员会拍板决定一切。

  目前三人委员会最担心的莫过于渡边捷昭的国际业务能力了。渡边和奥田、张不同,没有在国外工作的经验,而丰田公司现在的生产是国外产能在追赶日本国内。丰田汽车中国部营业室长矶谷健在该公司东京总部对《经济》说:“2003年丰田在日本国内生产了352万辆车,和1985年没有太大的差别。但1985年丰田只在国外生产了13万辆车,而2003年是255万辆。”丰田汽车生产量的增加,主要靠的是扩大在国外的产量。不懂国外生产业务,显然是不能组织好公司的生产的。

  而对丰田章男的训练,正是从海外业务开始的。过去几年,丰田章男多次访问过中国等国家,在外国媒体上反复曝光,练就了一些国外工作的经验。现在除了海外业务外,他还负责采购,在渡边手下直接学习经营之术。奥田的意思是把章男打造成“丰田家集团内的一面旗帜”。他的这句话让丰田家族听起来由衷的高兴。

  现在丰田章一郎最大的希望是追赶上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外姓人能做好这个工作,就先让外姓人干,部下如此忠心耿耿,章一郎则无半点猜忌。丰田汽车中算是高档车的凌志(雷克萨斯)今年要引进到日本国内,在欧美的新工厂也将先后启动。章一郎觉得现在正是靠丰田家族把公司上下拧成一股绳,建立一个向心力很强的新体制的时候,包括奥田、张、渡边、章男在内的人事权,要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日本天皇是世袭的,现在皇太子只有一个女儿,日本舆论喋喋不休地谈论是否给女人世袭天皇的权利,讨论得认认真真,不亦乐乎。不过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日本的寺院、神社很多也是世袭的,子承父业,一代一代地就这么做着同一种工作,这对其他行业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日本的政治家很多也是子承父业。经常不顾中韩两国反对而参拜靖国神社的小泉纯一郎首相是从他父亲那里继承的政治家地盘,主张在政治经济各个方面对华实行强硬政策的中川昭一产业经济大臣,也是因为他父亲突然病逝,而继承下了父亲的政治资本。在野的国会议员,情况也和执政的自民党情况差不多。

  2005年4月,日本著名的丸井百货店总经理的位子由第二代72岁的青井忠雄安全转让到了第三代44岁的青井浩手中。忠雄掌门33年,也是培养孩子接班的33年,现在他终于能放下心来了。

  丸井商店的第一代是青井忠治。忠治独自一人从农村来到东京,开始是在商店里做小工,看到买不起东西的人,常常要赊账购物,赊账制度不仅能把东西迅速卖出去,还能意外地得到一分利息。忠治自己也开了这样的商店,靠赊账销售把店铺一点一点地做大。

  第二代总经理青井忠雄是1972年上任的,时年39岁。他总是觉得赊账这个词不那么好听,改赊账购物为信用卡购物,称呼新了,消费形式迅速为人们接受,丸井的业务也真正地扩大起来。在忠雄的领导下,丸井实现了连续30年增收增益的纪录。

  但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的崩溃,丸井也在1991年出现了收益减少的局面,以后一下子连续三年减收减益,百货店进入到了苦难时期。这时忠雄经常拿出来看的座右铭是忠治留下的“遗训”:不勉强、不厌其烦、谦虚、脚踏实地。

  2005年,丸井的效益做到了5570亿日元,已经接近泡沫经济时实现的最高水平。忠雄有信心把百货店交给儿子浩了。他觉得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等于他33年前从自己的父亲那里接下丸井百货店时一样,他觉得现在真正地理解了父亲把百货店交给自己时的心情。要是换其他人来接替总经理这个职务,忠雄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心安理得的,虽然丸井百货店已经是日本最大的百货店之一了。

  西武集团集不动产开发、轻轨、百货店、美术馆为一体,是日本最著名的大企业集团之一。堤义明在1964年从父亲堤康次郎那里继承了西武集团后,几十年来一直君临集团之上,是日本最有钱、最傲慢的一人。2005年3月初,堤义明因违反证券交易法,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调查部逮捕。

  堤康次郎不仅是个商人,还担任过日本众议院议长,在日本政治界里也算是个头面人物。堤康次郎在经济上有一个理念,就是要保持“堤氏家族永久的繁荣”。不论西武集团的事业规模做得有多广,社会责任有多大,他们要保证的只有一条,就是家族的繁荣,和日本大街上比比皆是的夫妻店的理念没有任何区别。

  可惜的是,堤康次郎时代店里还有个大掌柜的管事,到了堤义明掌事以后,事无巨细,一概由刚愎自用的义明亲自处理,这埋下了日后他被捕的祸根。

  集团里各个企业不是没有总经理,但在堤义明看来,西武铁路的小柳皓正总经理、国土公司总经理大野俊幸都算不上大掌柜,集团内也没有这么称呼他们。大事小事一概由堤义明决断,就是堤义明的同班同学,原西武铁路总经理户田博之、王子饭店总经理山口弘毅,虽是同学,也未能和义明平起平坐。

  没大掌柜管具体业务,受到过“良好”训练的堤义明日理万机,以先知先明的经营感觉指挥起巨大无比的西武集团来,周围集结了唯命是从的“马屁精”,堤义明违法乱纪,事态败露的日子总是会到来的。

  堤义明认为自己受到过良好教育,而且一点也不缺钱。但他为什么最后成为孤家寡人,以70多岁的高龄去蹲监狱?最重要的一点是世袭老总通常会缺少领导魅力。一般来说,企业第一代人创业时需要有领导的魅力,有超越常人的胆识,但到了需要守财的第二代以后,他们从小就备受伺候,没有白手起家的打拼磨炼,所以缺少领袖魅力,只有靠刚愎自用来显示他的领导权威。

  而让企业在危难时节转危为安的大都是企业的“大掌柜的”。松下电器产业的创业者松下幸之助在危急时,“大掌柜的”丹羽正治(曾任松下电工总经理)及高桥荒太郎(曾任松下电器董事长)伸出手来,挽救了松下危机。就是丰田公司,在丰田喜一郎创业后经营陷于困境时,也是由“大掌柜的”石田退三挑起总经理重任,让丰田渡过这一劫的。(详情请见《经济》杂志5月号)

  施振荣:突破家族企业发展瓶颈的方式是换脑2005-03-23 04:36:13

  斯特林格入主索尼 遥控指挥难以实现戈恩般辉煌(2)(2005-03-15)